叶小毛

@Clement泉 Find me in temple street.

你是年少的欢喜
Photo by @Clement泉 

Darling, i am not the one to watch
Phx:@小朋时光 

Floating
Photo by @24-航·6CM 

胶着
摄影后期:清风鹿

倾斜
摄影师:清风鹿

Azzurro.
Photographer @小朋时光 

Waves.
Photographer/@文子_不叮人 

睡前,陈家琳记起两件极细的小事情,笑到快要失声。 和X恋爱的第1年,陈跑去异地找X,由于火车站跟X工作地离的比较远,X打电话说过不来接她了。 陈自己查好路线,坐着小客车,去到他公司,说找X经理。一行人都以为她是过去办卡的,很激动的为她介绍套餐,直到X接到催促电话出来。 没隔多久的夜晚,两人吵了一顿小架,原因想不起来了。卧室有个大飘窗,窗帘密密实实盖好,是基本看不出外头的光的。 那一晚,吵完架没和好,X说明天还得上班,改天再吵,就直接睡下了,陈把门砰咚关上了后自己出门溜达。溜达了半天还是回来,因为外面太冷了。 陈想说,吵得这么厉害,如果我看着他,X不可能睡得着,就在没开灯的屋子里端坐半天,等待他醒来继续干架。从床头坐到床尾,坐到飘窗,把自己用窗帘严严实实的裹好,等待他早上醒来,发现,咦,人怎么不见了,想象他略带焦急的样子,心里就乐开了花。陈特意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,这样即使打电话也找不出她在哪。从凌晨2点开始坐着,坐的不舒服,去X睡觉的床上搬了一个枕头靠着窗台坐着,到后面去床上拿走了一床毯子裹,至始至终,X都没醒过来,打着呼噜哼着睡觉交响曲。 天快亮,陈越坐越气,这家伙怎么可以一晚上都不醒来,连上个厕所也没有?握着手机一直看时间。直到早上八点,X真的醒来了,被闹钟叫醒,他不知道坐在飘窗上的陈实打实坐了一晚上,念了两边陈的名字,给她打了个电话,也没人接,然后就直接去上班了,就直接去上班了,发了一条短信说:你去哪了,怎么没看到你,我先上班了,晚上回来吵。。。。。


摄/Clementvision 

红尘梦
PHx/ 涛神

我看见你的手,在天空下弯曲,沿着芦苇荡,你就走在我前面,时而回头笑望向我。这时间好像被放慢,连搁至在心头的热烈都不忍蹦出口。

摄影后期/@蒸汽朋克 

I am in your waterfall
Photo by@YUEHAIMO 

©叶小毛 | Powered by LOFTER